寻访老红军赵成才、陈仕民夫妇
发布时间:2018-11-29 16:53 来源:宁强政协 浏览:

宁强县舒家坝镇黄家梁村境内的山金寺,有一处引人入胜的自然景观,当地人叫它——飙水岩(音ái)。

飙水岩,因山水之形而得名,就是从山崖高处喷涌而下的一道瀑布,状如白练,垂直下落30余米,冲击突兀的岩石,折成两段,水花飞溅,直入碧潭。常有县内外旅游者慕名而来。飙水岩发源于县内的乱山子,与新汉源的赵家河同出一山,背道而驰,向北流入舒家坝镇境内的板踏河,流经阳平关镇的三道河,汇入嘉陵江。

在飙水岩下的山峦叠嶂、苍松翠柏间,散居着十几户农家,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悠闲而恬静的生活。山腰间居住的一户人家,青瓦土墙,鸡鸣狗吠,主人名叫李秀兰,便是老红军赵成才、陈仕民夫妇的孙女。

20161013日,舒家坝镇党委组织委员周小军带领镇民政干部到山金寺检查工作,看望老红军后人,68岁的李秀兰老人在翻找户口本时,顺带从屋里拿出了几张折皱泛黄的纸片。这几张纸片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经过仔细查看比对,发现一张是中华民国27年(193814日陕甘宁特区民政厅给宁强籍男红军赵成才、四川籍女红军陈仕民颁发的结婚证书,另一张是中华民国27年(1938327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部驻陕办事处为赵成才夫妇具的因战残不能在军中继续服务资遣回籍的遣散证明书。几张折皱泛黄的纸片再次揭开了这段尘封的历史。

我们几次翻山越岭,与李秀兰老人促膝攀谈,引导她仔细搜寻心中那些零星的记忆,听她断断续续讲述了爷爷、奶奶曾经给她说起过的事。李秀兰是老红军赵成才、陈仕民夫妇抱养的孙女,至今居住在飙水岩下老红军赵成才留下的老宅基地上,老红军赵成才曾居住的是茅草房,后经过李秀兰老人翻修,建成现在的4间土坯房。

老红军赵成才,190011月出生在今舒家坝镇黄家梁村山金寺,家境非常贫困,从小就给别人家放牛、砍柴、做长工(据李秀兰老人模糊记忆,老红军赵成才曾在黄坝驿的蔡山岭当过长工)。民国22年(1933),红军进驻宁强,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运动,打富济贫,解救贫苦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他身受益处,心存感激,认为只有红军才能让穷人过上好日子。民国24年(1935)红军再次进驻宁强,同年3月,红四方面军撤离宁强时,他毅然决然跟定红军离开家乡,参加革命。在长征途中,他认识了四川籍女战士陈仕民(通江县人,生于19043月,19332月参加红军)。当时,女战士陈仕民已经断粮好几日,饥寒交迫,疲惫羸弱的身体快要倒下,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他拿出身上仅存的一小袋牛肉炒面,悉数让给她吃。他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克服艰难险阻,结成生死与共的战友,一路前行。赵成才从小在山里长大,认识许多能吃的野菜、野果,行军途中,每次遇见这些能充饥的食物,他采摘下来后,除了自己吃,还会留给女战士陈仕民和战友一些。时间长了,两人心中相互产生了爱慕之情。从爬雪山、过沼泽,一路餐风露宿、相依为命,最终到达红色根据地延安,赵成才任15军团班长,陈仕民在八路军供给部工作。后来,在山西的一次战斗中,赵成才的一只眼睛被炮烟熏瞎,臀部被子弹击穿,丧失战斗能力。民国27年(193814日,赵成才和陈仕民经组织批准在延安结婚,由一对同生死、共患难的亲密战友结为相互依靠的人生伴侣。因战残,同年327日组织批准他们退伍返回宁强原籍,由陈仕民照顾赵成才的生活。

198112月,国家民政部给老红军赵成才颁发了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字第011136号);1984626日,陕西省民政厅给老红军赵成才、陈仕民颁发了退伍红军老战士证明书(陕退红字第4043号、4044号);198511日,县民政局给老红军赵成才颁发了定期定量补助证(民优字第162号),及时足额发放相关补助,各级党委政府给予了老红军极大的关怀。

1989年初,赵成才老人去世,乡政府组织召开了追悼会,村里去了很多人,把院子站的满满的,为他老人家送行。61岁的原山金寺村党支部书记王光德回忆:老红军赵成才夫妇回乡后,一直居住在飙水岩下的老房子里,夫妻俩生活中相敬如宾、互相照顾,与邻里和睦相处,积极参加集体劳动,经常向村民讲述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坚持红军的光荣传统,传扬党的光辉历史,从未向集体和组织提过不合理要求。王支书说,当时,赵成才老人的追悼会悼词是他代表乡政府念的,他至今还记得其中几句:从贫苦的放牛娃到红军战士,从爬冰卧雪的长征路到红色延安,从荣立战功到返乡为农,从受苦受难的旧社会到这个欣欣向荣的新时代,您知恩图报,无怨无……

县委党史研究室在红色革命遗址调查中,得知舒家坝镇黄家梁村李秀兰老人家中留有老红军的“宝贝”时,兴奋不已,当即决定探访。20161115日,党史研究室主任陈安带领工作人员胡华秀、黎德华同志,冒雨爬山,脚踩泥泞,赶往李秀兰老人家中,对赵成才、陈仕民夫妇的红军史料进行考证,缅怀革命先烈光辉事迹。

(作者:沈作飞  宁强县舒家坝镇政府干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