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朝作战的回忆
发布时间:2018-11-29 16:47 来源:宁强政协 浏览:

 我叫苏志德,原名冯玉林,1929年出生在今大安镇冯家营村。我出生20多天后,父亲就不幸去世了。我5岁时,母亲为了生活,把我丢给祖父,改嫁到南沙河苏家。从此后我就和祖父一家人生活在一起,靠给人放牛、捡柴、打短工度日。1945年,我刚满16岁,在宁强县玉带镇的滴水铺给别人干活时被抓了野兵(国民党统治时期,一些乡镇为了完成征兵任务,到自己辖区以外抓人充军),先在宁强关了几天,后被送到汉中,再从汉中送到胡宗南的部队。因为我年纪轻个头小,被分配到135师师部当警卫员,大部分时间在潼关驻防。

1948年,胡宗南部被解放军追击,经耀县、三原、灞桥、蓝田、商州、石泉、安康、汉中向四川撤退。当胡宗南部队退到安康临时休整时,我知道离家近,产生了当逃兵回家的念头。我利用晚上放哨的机会,和巴中老兵温士荣(音)偷渡汉江。不料在紫阳县时遇到土匪,随身的包袱和身上的衣服被抢走,只剩下短裤和衬衣。我无法回家,只好在当地卖苦力挣路费,在给一个姓赵的保长送信时,又被国民党新七军抓住,发给枪支,再次当上了国民党的兵。随队伍翻越大巴山,从巴中、巴州、盐亭、仪陇、南部退向成都。194912月在三台县被解放军包围做了俘虏。

解放军18兵团181师从俘虏营里选人。我因为随国民党的部队撤退,一路狂奔,吃尽了苦头,害怕再走路,不想当步兵,就报名当了炮兵,成为人民解放军18兵团181师的一名战士。起初在部队当运输员,喂牲口、干杂活,后来在遂宁一带剿匪。一次,我带领一个班的战士保护船工运粮食,船停靠在江边,遇到土匪抢粮,我和战友们巧妙地躲在船舱下面,等土匪上船时,掀开船舱里的木板,迅速开枪射击,打死土匪多人,最后打退了土匪。我第一次受到人民军队的表扬并记功,因为不识字,也就没有给我安排职务。

剿匪任务完成以后,部队在遂宁一带训练。部队挑选炮手,10个人一组拉栓试射,只要力气大,能拉开炮栓的就算合格。轮到我们这一组,前面9个人有的没拉动炮栓,有的不敢拉,临到我了,我使劲拉开炮栓,完成了射击。因为是第一次打炮没有经验,耳朵被震痛了两天。就这样,我因为胆子大、力气大,被选中当了炮手。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181师全师出动,奉命北上,准备入朝参战。炮兵骑牲口,经绵阳到广元,改乘汽车,经过宁强、留坝,翻柴关岭到达宝鸡,坐上火车到保定、唐山,再到沈阳,训练后渡过鸭绿江。181师入朝后编入60军,参加第五次战役。

60军是南下打得最远的部队。在津化时,连长命令我到老百姓家去烧开水,烟火引来敌机扫射,我从民房中救出了一个十七八岁的朝鲜姑娘。这个姑娘说她的命是我救的,要做我的女人,跟着我回到连部,连部工作做不通,又把姑娘交给团部,团部把姑娘交给了地方处理。

在第五次战役中,我吃苦耐劳、不怕牺牲,带头扛炮,起了模范带头作用,1951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7月和12月受到两次立功表彰。第一次立功是在黑山(音)战场上,志愿军包围了李承晚的3个师,连续3天发动50多次进攻,都没有拿下。首长只好调整方案,将主攻部队后撤,把我们山炮营调上去,抵近射击。敌人知道志愿军的意图后,在山下志愿军必经之路上,组织一道火力封锁线,每隔二十分钟就进行一次10米间隔的密集炮击。运输山炮的牲口被炮炸跑了,我和战友们便将山炮拆卸,通过人力往阵地上运送,我一个人把300斤重的炮架扛上了阵地。战役结束后,步兵给炮兵请功,战友们评功时都夸我勇敢,就这样,我荣立了三等功。

在山炮营,我作战胆大勇敢是出了名的。在“三八线”附近对抗时,美军和志愿军经常为了水源发生战斗。有一次我在阵地上值班,看到十几个美军下山抢水,在一块平地上围成一圈,听军官训话,我抓住战机,来不及请示,急忙让战友上炮位,一发炮弹直接命中敌人,十几个敌人无一幸存。因为是未经请示擅自行动,我们虽然受到表扬,却未记功。

我胆子大,在坑道战时,炮兵被编入步兵作战,一次子弹打光了,我和战友们在战壕里装死,等敌军越过战壕时,我们立即起身,抱着石头将敌人砸倒,抢过敌人的枪继续向敌人射击。有一次,美军把物资空投到敌我交界的地方,我在战友们的掩护下将东西抢回来,本以为是食品,打开看是几百把饭勺,就给战友们一人一把。这把勺子作为纪念品被我一直保存到现在。

1953181师奉命回国,先在通化休整一个星期,然后从北京到山东,再到安徽。步兵到南京,炮兵驻扎在安徽滁县,建制归华东军区,为解放台湾进行训练。

1954年,空军到181师挑选飞行员,我身体强壮,初选时被选中,因为我是炮兵技术骨干,首长不同意我参选,再加上我没有文化,结果没有当成飞行员。

19547月,我在安徽滁县营地建设中积极负责,吃苦耐劳,一人一天完成17方砂土。因此,1955年元月我再次被评为三等功,部队为我颁发了立功证明书。

19552月,我被批准复员,和宝鸡的侯德勇(音)、洋县的王正明(音)、广元的陈发廷(音)一同回到家乡。这时祖父已经去世,家中没有亲人,我就到南沙河找到母亲,和母亲团聚,随继父姓,改名为苏志德。

地方上分配了工作,让我到县上去报到,当我打好背包准备出发时,母亲抱着我的腿,哭着不让我去,我就只好留在家里。先是当张家祠大队副书记,然后是大队长、支书,带领大家参加了高级社、大炼钢铁、修建阳安线。1980年辞去大队支书,在家安度晚年。我的很多东西都丢失了,但是革命部队颁发的徽章、军功章、荣誉证书、纪念册、我在战斗中的缴获品,甚至慰问袋仍保留至今。这些都是我一生值得珍惜的第二生命,是一个老战士的灵魂和军魂。

2009年建国60周年大庆,陕西省政府给我颁发了24K镀金的纪念章。

(苏志德  口述  周凯  整理)

分享: